温哥华少女1

时间:2020-06-28

01公车路上的凌辱

我叫梁雅菁,小时候随着父母一起从台湾移民来到加拿大,在我念完中学后,家人便卖掉了西区的房子回流台湾去了,剩下我自己一个人在温哥华继续念大学,跟我两个室友潘欣欣和千代美和子一起租房子住。我们三个都念同一所大学,她们的情况跟我差不多,欣欣家人都在台湾,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千代美和子的父母在日本,还有一个比她小四岁的妹妹独自在维多利亚念书,所以不住在一起。

那一年我20岁,在大学已经念到三年级,有一个已经出来工作的男朋友。我的身材算是娇小的︰5尺2寸高,93磅,32C、23、33的身材还算标准。欣欣比我大一点,身材比我好︰有5尺6寸高,才105磅,34C、24、35的身材真是沒话说。美和子在我们三个当中是大姐姐,正在念研究生,样貌有点像藤原纪香,笑容甜甜的,5尺7寸高,110磅,34D、24、36的魔鬼身材,绝对是任何男性看了就想立刻干她的性幻想对像。在性爱方面,我们三个都是算蛮开放的女孩子。

我问我男友比立喜不喜欢千代美和子和潘欣欣的身材,他卖口乖的说他比较喜欢像我一样娇小的,不过听了还是稍微让我平衡了一下。说这也是让我蛮难过的,虽然不少朋友说我像个芭比娃娃那么可爱,比例跟脸蛋都不错,大可去参选华裔小姐,但因为身高太矮了,也只能当平面model,拍些美美的照片而已。

那个星期六我男朋友找他以前的高校同学要去Disco,他同学说想看看他的女朋友,比立就一直要我去,我也不是不喜欢去,不过比立居然要我穿的很性感,因他认为这样才能让他同学看到我的身材,也才会羡慕他。在温哥华,每逢夏天女孩子都会穿着得很少很惹火的样子,大家像要争取在短暂的夏日里盡量去展示自己的身材包括那些体重200磅以上的胖妇。

我拗不过他,只好答应穿的sexy一点了。所以那天我穿了一件低胸的白上衣,是细肩带的,但是背后只有一个细绳系着,然后配了一件红色的七分袖罩衫,当然我里面是沒有穿内衣,因为背部要露是沒法穿内衣的。白上衣不算薄,所以我的乳头从外面应该是不会看到的,不过走起路来胸部会波动得很显眼那是免不了了,下半身就配了一件薄短裙,是浅蓝色丝质裙。比立还要我不要穿丝袜,我想天气热,又要跳舞,我也不想穿,因为我的腿白白晰晰的不穿丝袜也沒多大差別吧!最后再配上一双新买的白短靴,我想应该够sexy了吧。

下午本来比立要开车来载我的,临时因为另一个女同学杨宜文要他帮忙去接,她比较远。「雅菁对不起,Eva临时耽误了,所以我先去接她,比较近,先坐公车过去好了」。不会是Eva要借机亲近我男朋友吧?想想真不是味道,无奈的我就只得搭公车了。

现在这个时间是傍晚最塞车的时段,等了老半天公车终于慢慢地开来。车上人不算多,但是沒有位子是一定的了。车子慢慢地开着,车上的人也越来越多。到了学校那站,一堆高中男生抢着冲上来,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全挤在我旁边。

我抱着一根柱子像是被包围了一样。现在的我真是有点后悔穿这么少,这些小男生该不会胡乱来吧?身旁的汗臭味真是让我全身都不舒服。虽然说是小男生,但是身高好像都比我高4、5寸以上,他们说话也真的很大声,听起来他们像是学校的冰棍球队的,有点臭屁的样子。

我故意装着不理,不过握斜前方的男生却一直盯着我看,让我真的蛮不自在的。沒多久因为人更多了,我后面的男生像是很故意的往前挤,我知道这时已经有人用手隔着薄裙贴着我的臀部了。更跨张地是另一只手竟然伸进了我两腿中间的腿根部,我得突然将我的大腿夹紧,真的把我吓坏了!因为我穿的是白色透明的丁字裤质料非常少,他的手几乎已经碰到我的阴部了!我不得不轻唿一声「嗯……」并且稍微作往后回头的动作,希望他们能收敛一点。

不过显然是沒用的了,另外一只手沿着我的罩衫伸进了我的后背,我本来想叫的,不过想想只是小弟弟们好奇摸几下吧也就只消极得抵抗了。但是这些小鬼真是人小鬼大,伸进背后的手居然解开了我后面的系节,在我光滑的背部上下游走,我的露背白上衣只剩下上面挂在我脖子上的两条细缐撑着。

其实我也沒法顾他了,因为伸在我腿根部的手虽然我的腿夹着,但手指已经在拨弄我那超薄又小的内裤了。丁字裤都是到阴道附近才会从一条缐分出一小块透明布,他的手指似乎想从后面的缐部分透过来伸进我的阴道,弄的我下面好痒,手贴着我臀部的家伙更可恶,居然慢慢地将我的薄短裙贴着臀部往上扯,我的臀部几乎全露了出来。而我抓栏杆的手被两个同学握住了,他们的力气真的不小,这时我除了夹紧双腿也不知道要怎么阻止了,只好希望他们在公车上最多也只是摸一摸也就算了。

前面那个盯着我的男生一边看着我被侵犯,一边问︰「小姐姐长的好美喔,可以跟作朋友吗?」这时我还沒回他,那只上面的手居然从后面整个手掌握着我的右胸,还爱抚我的乳头,而下面那只手已经顺利地把手指伸到我的阴道里面在搅动了。

从裙子被掀时我就已经弄不清有几只手在搞我了,一只手从从后面绕到我前面伸到内裤里摸我的阴核,好像有两只手在摸我的臀部,他们好像是故意围着我,这样別人才看不见。从来沒有过这么多的手在一起弄我的最敏感部位,我感到乳房在发胀,乳头被摸得硬了起来,下面早就被弄的好湿了,「嗳…呵…嗯…嗯……」我忍不住低声地呻吟着。

「可以跟我们做朋友吗?我们是学校里冰棍球队的。」「可以…呀!可是…嗯…你们能不能放过…嗯…姐姐呀?」我求饶地颤着声说,旁边的同学起哄说「放过可以呀!先陪我们去玩一天一夜!」「不行!我今晚有约会的」我一边说时有一只手已经把我的内裤拉脱到大腿上了,「Oh! No!……干嘛呀?」我低头看那家伙用美工刀把我的内裤割断一端,轻松地把它褪了去,我底下顿时变得凉飕飕的,另外抓着我手的那同学把我的背包抢了下来。

「你们太过份了喔!把背包还我否则我要大叫了!」我被吓得面无人色。

「哼哼!小姐姐盡管叫吧!只要一叫的话我们就一口气把的衣服脱光!现在身上的迷裙跟露背小上衣猜我们脱的会不会很快呢?」

我心想沒错,这几个大男生一哄而上的话只要几秒钟的时间,我相信我身上一定只会剩下脚上穿的白短靴了。我再不敢反抗,谁知道他们有沒有暴力倾向?只好自认倒霉。心里想只要盡快满足他们就会放我走,所以我放弃了所有的挣扎,任由他们肆无忌惮地亵玩着。反正在公车上他们也干不了什么,最多摸摸而已。不过他们手中的动作却愈来愈过分了,「你们…到底想怎样呀!嗯…哎……」我急问着,心里开始慌张。虽然我在跟这小男生谈话,但其它人的手完全沒閑着,我被摸的都有点站不稳了,我上面的乳房早已被两只手占领在揉躏,「小姐姐的乳头硬了哦!你是不是想引诱人强奸你呀?穿一件这么方便我们的衣服。」居然有人在我的耳边这样说,他的话让我羞得满面通红,心房绷绷乱跳,下面的灾情更惨,一只手在前面摸我的阴核,一只手伸了两只手指插进我的阴道在前后抽动,那边已经湿透了,还有一只手现在居然在抠我的肛门。「唉…啊哟…你们太……唉唷!……求…求你们住手…好吗?……喔…呵…」我双腿发软,内心一片空白,唿吸不由自主地越来越急速,已经快要无力呻吟了。

「那今晚会玩到几点?我们明天放假想找出来玩可以吗?」「我去BB Disco,晚上十二点或许一点才会结束吧?我到时得回家的」我的思维被感官刺激完全占据了,竟然如实的回他。

「那好吧!我们十二点半在Disco门口等喔!这皮包就当抵押。」这小男生真的太贼了。

「姐姐你別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只是想你这样酷的美女陪我们玩,我们也想跟你作朋友的」他装作是有点诚意地说。不过我也无暇去管他骗人的诚意了,因为这么多手已经摸得我差点要大声呻吟出来了。「好好!我答应…你们,啊……別再这样…摸我了,这是…嗳…公车呀!」

「同学就饶了小姐姐吧!」他像个小领袖在命令,大家果然都停了手。我脚一软往下跌,他抢前扶住了我,还顺手在我胸部捏了一把。「噢!谢谢!」真得谢他,否则我真的一屁股会坐在地上。

「还不知道小姐姐的芳名是?」

「我叫雅菁,草头的菁。」

「真的是好听的名字!」旁边色迷迷的同学回答。

「我叫安祖,是冰棍球队的队长,我们是学校冰棍球队的,虽然我们刚对有些不礼貌,但我们并不是不良少年喔!只是真的太吸引人了!」他嘴甜舌滑地说。

「雅菁姐姐我们不会欺负的!」旁边的同学帮腔地说。

「那可以先把皮包还我,我们才能作朋友。」我说,心想在公车上你们都敢这么猖狂侵犯我,还不算欺负呀?要是周围沒有旁人你们不轮奸了我才怪。

「好呀!不过我要家的住址跟电话。」安祖回我。

「……好吧!」我无可奈何地说。

「不可以骗人喔!」

「包包里有总不会骗了吧!」我只有如实告诉他。身旁的同学把我的资料抄了下来,安祖就把包包还给了我。

「雅菁!那晚上十二点半我们在Disco门口等喔!」

天啊!他们真是有体力,那么晚还要等我,我也只好答应了。

「你们那么晚想去哪玩呀?」我问道。「夜游!」有同学回。

「你们要等我到十二点才出发夜游呀?」我讶异地问道。「不,到时我们会来接的。」安祖说。

「但到时我累的话你们不能怪我喔!已经跳一晚的舞了!」「不会,累的话可以睡车上,我们有朋友开车的。」割断我内裤那家伙回。

那么晚有什么好夜游的?想到他们坚持要约我今晚出来,很可能会集体对我性侵犯,心里感到惴惴不安,但刚才已被他们摸得兴奋起来,对他们不怀好意的邀约竟沒有拒绝,「好吧!那晚上见了喔!」车已到了百老汇西街,我的站刚好到了,不好意思要回我的内裤,反正也已经被割断不能穿了,我只好匆匆地下车,走时还听到他们说「这透明小内裤能包住她那边多少?」「不过她好像沒什么阴毛应该包的住的…」真是害羞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