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鼎记淫传——淫荡婊子韦春芳一

时间:2020-06-28




                (一)



  扬州城自古为繁华胜地,清朝康熙初年,扬州瘦西湖畔的鸣玉坊乃青楼名妓

汇聚之所,华灯初上,鸣玉坊,隐隐只听得各处门户中传出箫鼓丝竹,夹着猜拳

唱曲、呼五喝六。



  其中丽春院中正在大排筳席,一名盐商正急色地拉着一名标致的年轻妓女小

青,要到厢房里玩乐,经过东厢房时,里面刚好传出一阵消魂蚀骨的淫浪叫声:

「啊……乖儿子……亲儿子……干得娘好快活……好幸福……哦……哦……再来

……再用力干……娘的骚穴……你的大鸡巴……真大……真要命……干死亲娘了

……哦……乖儿子……哎唷……亲儿子……我被你操得好爽……哎唷……哎哦…

…亲儿子……哦哦……哦……亲儿子……哎唷喂……好爽啊……娘要泄给你了…

…啊……大鸡巴儿子……」



  这盐商一听大惊失色,但鸡巴反而更硬了,他向小青问道:「这房里真的是

儿子在干亲娘吗?」



  小青笑道:「当然是啊!有些客人想要干他亲娘,可是又不敢,只好到我们

这玩。这些客人就是由房里的春芳姐负责,我们春芳姐叫的真浪啊,玩过的客人

都说好。」



  那盐商一听反而软了下来,因为他的娘亲是一个又老又肥的女人,他自然无

法产生兴致,急忙拉着小青,到另一厢房里一展雄风。



  而东厢房里三十二岁的中年妓女韦春芳,正全身赤裸的趴在床上,挺起丰腴

结实的大白屁股,让男人从背后插入阳具不停地抽送,韦春芳也乐得频频发出淫

叫浪吟。仔细一看,三十二岁的韦春芳一双有匀称的曲线的修长美腿,而且乳房

和臀部的丰满度,以及柔和的曲线,显然超过一般年轻的妓女,是一副丰满艳丽

的成熟胴体。



  男子反而十分年轻,身材中等,但是却有一支傲人的大阳具,贪婪的男子不

满足于只有插浪穴,双手从韦春芳背后向前一探,抓住韦春芳正前后晃动的大奶

子,男子露出陶醉的表情,在微微汗湿的乳房上又揉又捏,竟然还揉出奶水。韦

春芳的骨头彷佛都酥了、软了,一点劲都没有了,但她嘴里的呻吟却是越叫越响

亮,越叫越淫秽不堪。



  「啊……大鸡巴儿子……太好了……干死你娘……啊……好舒服……哦……

娘爽死了……哦……娘……又泄了……啊……心肝宝贝……再来……用力肏……

娘的骚穴……」



  那男子立即抽出被淫水浸湿而油亮亮、湿淋淋的大鸡巴,让韦春芳仰躺在床

上,这才能一窥全豹,韦春芳有着傲立如山的双峰,圆滚滚、饱涨涨,两点嫣红

的乳头不大不小,正好配上她那丰满坚挺的大奶子。



  雪白的香肩、纤细的腰身、浑圆的双臀、修长的大腿,无一不是诱人再度光

顾的利器,在她浓密而集中的倒三角型阴毛底下,有一张鲜红欲滴的淫嘴浪穴,

布满了韦春芳刚刚才泄出的阴精,正闪闪发光极为淫浪猥亵,而一股成熟女人特

有的幽香更是弥漫了全屋。



  韦春芳才仰面躺下,那男子立即便趴了上去,大阳具熟练地顺着肉缝向下一

撩,韦春芳也伸出玉手向下拨开自己的大阴唇,大阳具顿时破体而入,穴内充盈

的淫水竟被大阳具给挤了出来,可见得那男子的巨大阳具已经完全充实韦春芳那

鲜红的阴户,毫无半点余裕,插得韦春芳又酥又麻,放纵地发出淫乐的浪叫声。



  男子一面扭送着屁股,一面压在韦春芳的胴体上,在她的耳边说:「娘啊,

你都泄了三次,还要玩的话我是没关系,但如果生意上门了,你应付得来吗?」



  韦春芳娇喘嘘嘘的说:「小宝……你不用担心……这几天朝廷正……在抓天

地会的人,丽春院的生意……也跟着不好,前一阵子娘都只跟你玩……两回,那

骚穴还饿得很……今天可要好好的……吃到饱玩到爽……让这浪穴充满真儿子的

精水!」



                (二)



  原来东厢房里这一对男女,不是假母子,而是货真价实的儿子肏娘亲,韦春

芳是丽春院过气的红牌妓女,年轻时生了个儿子韦小宝,当时韦春芳恩客众多,

所以连孩子的父亲是谁也不知道,就这样子一直养着,直到韦小宝十三岁时。



  有一日韦春芳睡醒之后,竟然发现身上多了一只手,还是穿过肚兜直接握住

奶子的手,而且屁股后还紧紧顶着一根硬梆梆的肉棒。韦春芳一想便知道是儿子

韦小宝长大了,对女人的身体产生兴趣,所以在半夜里偷摸娘亲的胸部,又舍不

得抽出手来,自然泄了底。



  突然韦春芳灵机一动,心想自己年华渐去,生意大不如昔,四、五天才接一

次客,而丽春院里又进了一批年轻貌美的姑娘,自己马上就要没生意了,何况韦

春芳自知性欲旺盛,以前客人多时还怕客人不够力、搞不爽,现在客人少了,变

成有人插穴就很好了,浪穴是痒得要命,恨不得天天有人光顾她。



  现在有一根现成的肉棒,韦春芳又怎会不动心呢?而且她还可以用母子乱伦

这个题材来招揽客人,所以她也不客气反手一探,握住儿子坚硬地鸡巴,心中暗

喜:「儿子的鸡巴可不小啊,而且又长又热,插进穴里一定很舒服。」想入非非

的韦春芳亵裤就已经湿了一片,她立刻将儿子韦小宝的鸡巴从宽松的短裤底下拉

出来,再将自己的亵裤掀开一角,露出肥凸凸、湿淋淋的成熟美穴。



  她专吃这行饭,对于男女鱼水之欢的技巧无比纯熟,只见她一手抓住儿子的

硬鸡巴顶住自己的淫穴入口,雪白的大屁股向后耸动了几下,儿子韦小宝的处子

之身就被娘亲韦春芳取回了。



  这韦春芳的淫穴不但生下了韦小宝,还让十三岁的韦小宝成为一个真正的男

人。



  直到阳具完全插入娘亲的淫穴中,韦春芳心满意足的喘了一口气,接着浪浪

地哼了起来,自然把儿子吵醒过来。韦小宝醒来尚不知发生何事,只见娘亲仍是

背对着自己,不禁问道:「娘,你怎么了?」



  韦春芳假意斥骂:「你这个小王八蛋,放着丽春院里那么多红阿姑,你不去

偷嫖,竟然偷嫖你娘。」



  韦小宝闻言呆了一下问道:「娘啊,我没有呀!」



  韦春芳心中暗喜,但仍斥道:「那么你这小王八蛋的手放在哪里,小鸡鸡又

插在哪里?」说完还故意扭着肥美的屁股,套弄儿子的肉棒。



  韦小宝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他的手在娘亲的肚兜内忘了拿出来也就算了,

他的鸡巴竟然从裤底钻了出来,还钻进娘亲平常吃饭的家伙。



  虽然韦小宝是个小无赖,也喜欢偷窥娘亲接客时被嫖客肏的淫荡模样,甚至

于也梦想能尝一尝娘亲淫穴的美味,但是他也知道娘亲是他不能肏的,否则是败

坏名声乱伦的恶行,所以他只好趁娘亲熟睡之际,偷偷摸她两把,不敢做进一步

的行为。



  而现在就算是色胆包天的韦小宝也慌张起来,紧张的问:「娘,怎么办?这

该怎么办才好呀!」



  韦春芳假意道:「啊,真是冤家,生你还要让你嫖,一次是乱伦,二次也是

乱伦,娘以后没客人时就便宜你了,让你白嫖。」接着又用娇媚无比的声音说:

「既然进来了,就别急着出去,娘的小穴已经让你的鸡巴玩出火,浪得很,你要

是没让娘退一退火,今天就别想下床去。」



  韦小宝这一听真是又惊又喜,惊的是娘亲竟然肯和儿子肏穴,喜的是自己终

于得偿所望,可以一尝娘亲淫穴的美味,胆子自然也大了起来,说道:「娘呀,

那么我就不客气了!」手也不安份地游移,在娘亲韦春芳的双乳搓揉起来,另外

一手也解开娘亲的肚兜,韦春芳两粒浑圆硕大的坚挺奶子就好似重获自由般,高

兴的弹了出来。



  韦小宝一手各抓着一粒奶子,在娘亲韦春芳的双乳不断地搓揉夹捏,心里可

快活极了;韦春芳亦是久旱逢甘霖,乐得她晕陶陶地,嘴里浪哼着,大白屁股也

不停地扭动着,促使着儿子韦小宝也挺着硬梆梆的鸡巴,在娘亲阅人无数的销魂

穴里抽送不休。



  韦小宝乐得大叫:「娘呀,我舒服死了!鸡巴从来没有这么爽过,好像泡在

热水里而且又紧又热,你的大奶子也是又软又挺,揉起来可舒服极了!」



  韦春芳淫笑道:「现在你知道男人为什么喜欢嫖妓了吧?娘还有很多更利害

的功夫绝技,就怕你受不了,一下子就射出来,那样娘的骚穴可就要痒死了!」



  果然经过没多久,韦小宝状若疯狂,双手紧紧抓着娘亲韦春芳的一对美乳猛

揉,屁股挺着飞快,硬梆梆的鸡巴不断在娘的骚穴进进出出,哼叫连连,便将生

命中的第一道甘霖,射入娘亲韦春芳干涸已久的诱人浪穴。



  一时之间,在这房间里只听到韦小宝急促的喘息声,象征乱伦的精液沾满了

韦春芳两片肥美的大阴唇,不仅如此,由于骚穴不停收缩的缘故,从骚穴口也流

出了很多儿子的精液和娘亲爱液的混合液。当这些白浊的液体流到韦春芳的膝盖

时,韦春芳突然起身面向儿子韦小宝。



  韦春芳裸露着乳房,亵裤掀到一半,一副妖艳姿态,她取下发髻上的发夹,

甩了甩头,乌溜溜的长发就垂到肩上,还有几根长发因为脸上的汗水而黏在脸庞

上。



  韦春芳好像对儿子韦小宝的持久力感到不满,在妖媚的眼神下所呈现出的表

情,与其说是「性欲旺盛」,倒不说是「性欲饥渴」,韦春芳在刚刚射完精的儿

子面前趴了下来,开始舔着沾满两人体液的鸡巴。



  刚刚才射完,鸡巴变得比较敏感,再加上韦春芳用力地吸吮,使得韦小宝发

出痛苦的叫声:「娘……娘亲!」



  可是韦春芳对儿子的叫声根本充耳不闻,在她吸出尿道中残余的体液后,就

含着鸡巴剧烈地来回套动着,原本开始慢慢萎缩的鸡巴又硬了起来。韦春芳看到

鸡巴恢复备战状态之后,她的嘴才离开。接着韦春芳二话不说就立刻起身脱去亵

裤,露出一身成熟丰满的白皙肉体,突然压在儿子身上。



  「等、等一下,娘亲……哇……」



  巨乳压在儿子正要发出罢战的嘴上,韦春芳跨坐在儿子的胯下,猛然抓住被

强迫勃起的鸡巴,将被吸得红红的龟头,瞄准自己流满儿子白浊精液和自己爱液

的骚穴。



  韦春芳把鸡巴瞄准好骚穴洞口之后,就大大地由上往下坐下去,这种骚穴内

壁由上往下摩擦的强烈触感,使得韦小宝的头不自主地大大后仰。



  这个露出淫荡本性的母亲,坐在她儿子的鸡巴上面,好像啃食她所捕获的猎

物似地,臀部猛烈地上下动着。韦小宝最刚开始觉得力不从心,但过没多久,他

就配合娘亲的动作,欲罢不能地挺举他的腰由下向上突刺。



  韦春芳乐得发出淫叫:「啊!对……就是这样!小宝一定还有很多的精液没

射出来,为了把它射出来,从下面往娘的淫穴向上突插吧!」



  就这样,母子两人在房里,再次发出「噗滋、噗滋」淫荡的交合声,和有如

禽兽般的叫春声。



  这一天,韦氏母子俩在床上整整大战了三个时辰,韦小宝在娘亲体内射了七

次精液,韦春芳也满足地泄了五次身,才放过儿子已经红得发紫的鸡巴。



                (三)



  曾几何时,原本在床上将儿子吃定了的韦春芳,如今反倒被儿子干得泄不成

军,心满意足,臣服在儿子的胯下,已经为韦小宝生下了一个女儿,现在还有一

个正在肚子里。



  原来韦小宝正值发育期间,那鸡巴天天和娘亲享受乱伦之乐,变得又粗、又

长,已较成年男子大上不止一倍,而且又是丽春院的跑堂,妓院上上下下都有他

专用的偷窥之处,不仅从娘亲那里学会不少功夫,连其他嫖客、妓女的功夫姿势

也学了不少,加上他脑袋里古灵精怪,一些韦春芳从未玩过的花样,他也想了不

少。



  再加上妓院里女人多,油嘴滑舌的韦小宝,今天哄成熟的、明天骗年青的,

着实干了不少技术高超的娼妇妓女。时至今日也不过二年光阴,韦小宝已玩过百

来个淫娃荡妇,插了上千次穴,可说全丽春院颇具姿色的妓女、琴师、女佣、厨

娘都让他玩过了,而且是一次又一次,乐此不疲。



  韦小宝的性爱功夫也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加上他异乎常人的巨大鸡巴,

当然是傲视群雄,无女不欢。



  其中娘亲韦春芳更是最大的受益人,每天早晚都让儿子的大鸡巴干得如痴如

狂,甘心为他怀孕生子,而且几乎连生意上门也不想接客,只想和儿子的大鸡巴

泡在一起玩穴作乐,即使月事来了就插屁眼,当真是一日不愿闲,云雨不休。



  此时韦春芳又是一连串的淫话浪语,挑逗得韦小宝欲火高涨,淫焰更炽,大

声淫笑道:「你这个烂婊子,今天儿子我要肏翻你的骚穴、淫穴!让你知道你儿

子的大鸡巴多会操他娘的屄!」韦春芳一听儿子的猥亵淫语,反而兴奋无比,她

就是喜欢在性交的时候,听儿子说「娘啊」、「儿子啊」、「操他娘的屄」等母

子乱伦的猥亵淫语。



  韦春芳是极为受用,会吃人的小肥穴更是一缩一夹,吸吮着儿子深入子宫的

大龟头,那可是紧得不像生过小孩子,刺激得韦小宝乐趣无穷,韦春芳更能感到

大鸡巴强力磨擦阴道,爽利无比,乐得她淫叫浪吟:



  「来呀……娘的心肝宝贝……娘的乖儿子……用娘生给你的大鸡巴干……插

你娘的浪穴!娘生出儿子的浪穴……就是喜欢儿子的硬鸡巴插……干骚穴……啊

……对了,好棒啊……舒服死了!大鸡巴儿子……用力……干你娘的骚穴吧!」



  这韦小宝的床上功夫果然了得,下半身大鸡巴是顶得又急又猛,把亲娘又紧

又热的淫穴插得「噗滋」作响、淫水四溅,上半身却是又轻又柔的一手轻揉着韦

春芳的右乳房,一嘴含住韦春芳的左乳头吸吮奶水,韦春芳高耸的丰满奶子早已

因激情性交,充血得更大更挺,乳头是又硬又涨,恨不得儿子狠狠地用力去搓揉

它们。



  而韦春芳双腿大开的下体,肥美阴户也被儿子又粗又长的特大号鸡巴干得又

酥又麻,花心阵阵颤抖,大量的淫水从交媾处涌出来。



  韦春芳好像醉了,但脸上却是一种兴奋满足的表情,她已经高潮数遍,但似

乎又贪婪地想继续不停的干,母子两人交媾处的下方床上留着一大滩淫水。



  韦小宝将亲娘双脚架上他肩上,继续深深插入,插穴的撞击声在房内四周围

回响,韦小宝兴奋的说道:「娘啊,你爽了,现在我可要好好享用了。」说完将

韦春芳反身从后面来插弄。只听到韦春芳闷嗯了一声,大鸡巴又深又重的挤了进

去,再来听到的是韦春芳「啊……嗯……喔……」的叫爽声。



  插了几百下后,韦小宝又换了姿势,他将亲娘韦春芳的单脚侧举,四腿交叉

的干,几乎是整根鸡巴直入屄内。干了数十下后迅速抽出,韦春芳的阴道一真空

后,抽搐了一下,骚穴居然射出阴精,自大腿流到小腿。这一下韦春芳软瘫了,

但韦小宝立刻抓起亲娘双脚往两旁像大字拉开后,猛然插入如疾风劲雨似的一阵

猛攻,只听到韦春芳的求饶声夹带着持续的高潮呻吟声。



  正当韦氏母子共渡巫山云雨,欲仙欲死之际,房门突然被打开,一位不速之

客走了进来,随手又把房门关上,一位粉雕玉饰的中年美妇人像是见怪不怪地姣

声说道:「阿芳,先别急着泄,有你的火山孝子来光顾你。」



  韦春芳搞得正起劲,哪里舍得停下不干,她恨恨地问道:「闵姐,是哪个瘟

生啊?早不来,晚不来,老娘玩得正爽才来。」



  原来这来客闵姐正是丽春院中的老板亦是老鸨,和韦春芳年龄相近,情同姐

妹(所以韦春芳才得以怀孕生子,否则必吃打胎药打掉婴儿),她娇声道:「还

不是你的便宜儿子陈公子,这个月已经来五次了,真是好儿子。」



  韦春芳喜形于色说道:「没关系,小宝,我们再来。那死瘟生啊,只要娘叫

几声好儿子,夹他个几下就交货了,容易得很。」雪白的四肢有如八爪鱼一般,

紧紧缠绕在亲生儿子的身躯上,屁股不停地摇摆迎凑,毫不在乎闵姐在场,又主

动吻上儿子的嘴唇。



  韦春芳好像并不满足只是唇与唇的接触,她的舌头拨开儿子的牙齿,进到儿

子的嘴里。侵入的舌尖在里头动来动去,两根舌头好像是两只软体动物交配般相

互缠在一起。



  韦小宝整个嘴都被堵住了,他只能靠鼻子来呼吸,整个鼻腔都是母亲成熟女

性的味道。成熟母亲的体味加上香水味,再加上有点甜的唾液,使得这个十五岁

的儿子意乱神迷。



  「嗯……嗯……」韦春芳把脸歪一边,提高嘴唇和嘴唇的密合度,使得舌头

可以伸得更里面。



  这个吻是剧烈了一点,「嗯……呜……嗯……」韦小宝乐得把大鸡巴猛顶起

娘亲的肥美阴户来,室内响起一连串销魂蚀骨的浪叫声和淫荡的交合声,真是人

间仙乐。



  八百来下后,韦春芳终于泄出了第八次淫精浪液,这样一来才心不甘情不愿

的起身着衣。韦春芳的淫水泛滥,甚至湿粘地流向大腿两侧,相反的老鸨闵姐却

是反手脱衣边说:「陈公子在西厢七号房,小宝的尾道汤就留给我喝吧!」



  韦春芳浪笑道:「今天可还是头注汤,知道我又怀孕以后,我已经三天没喝

到小宝的鸡汤了,你想要喝今天的头注汤,就看你的床上功夫是不是没忘掉。」



  说着擦乾淫水后便扭腰摆臀,风骚慵懒地走出房间。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