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与入室小偷发生性关係

时间:2020-06-20

林琼是不是个白痴到极点的女人,但是,三十岁的年龄,从心灵到身体更渴望一种温柔细緻的体贴。可是以这样的方式得到,甚至怀念,林琼自己都有些鄙视自己。
下午下班回来,林琼远远地看到他们家住的这栋楼的外牆又架起了脚手架,不知道这栋旧楼有多少年了,只是在林琼的印象裡总是在不听地加固。走近一点才发现,脚手架离他们家的窗户不到一米的距离,踩上去可以很轻易就进到他们家的卧室。林琼心裡一惊,急急忙忙地向家跑,边跑边给老公打电话,「你今天什么时候回来呀?」那边嘈杂的声音裡,林琼隐约听到他大声喊:我忙完就回来,你吃饭不要等我,你自己先吃。林琼奔回家,裡裡外外仔细检查了三遍,好在没有什么异常。以前几次楼房加固的时候,住户就有传家裡被小偷光顾的,所以,只要看到楼面架脚手架,林琼心裡就紧张得要命,夜裡,闹钟已经敲了11下,老公还没有回来,也许这傢伙晚上不打算回来了,林琼拿起手机,果然看到他的短信,轻轻悄悄地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的。她在被窝裡蹭了一会儿,虽然已经没有了睡意,可是她实在懒得起来,实在不愿意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面对这间冰冷的屋子。心中对已经出差了一个月的老公满是想念。想到他温柔的亲吻着自己,想着他对自己胴体着迷的样子,想着他伏在自己身上爱怜的进出着…………她开始有些春心荡漾了,对于别人常说的——「三十如狼。四十虎。」她也越来越能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刚刚过了四十岁生日的林琼,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性欲比年轻的时候大了很多。甚至自己无意识的对于一些敏感部位的触摸,都会让产生很大的情欲。现在,居然只是想一些亲密的事情,竟也能让她燃起满身的欲火!林琼本能的把手伸到两腿之间。当手触摸到下体嫩嫩的敏感地的时候,一阵快意开始慢慢袭来,彷佛是老公在轻柔地爱抚自己的身体一样。她的左手又伸向乳房,轻轻的揉捏着已经有些发硬的乳头,她的乳头敏感极了,在食指和拇指的撮弄下,慢慢的有些充血般的膨胀起来。林琼的手指急切的放在阴唇之间摩擦着,裡面已经变得湿润起来…………转瞬间,手指触到了那个小小的阴蒂,让它变得坚硬而兴奋,随时等待更加强烈的爱抚。瞬间地快感让她全身开始痉挛起来,嘴裡的呻吟声也变得那么饥渴难耐。很快的,一阵一阵刺激的滋味向她整个身心袭来,一下子溢满全身。她的呼吸急促的喘息着,指尖也缓缓的顺着阴唇顶了进去。
随着情欲的点点迸发,她的速度也开始快起来,食指进出的节奏是那么轻巧有力,露在外面的拇指也配合的按压着阴蒂,舒畅的感觉象汹涌的波涛,从小腹一直传遍全身。她如饥似渴的吞咽着唾液,牙齿咬在下唇上,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林琼快活地呻吟着,畅快淋漓的感觉在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扩散。随着食指剧烈的摩擦着敏感的阴道内壁,一股股粘稠的爱液不断的从下体流出,粉红色阴蒂早就硬硬的挣脱包皮的束缚,像一颗昂贵的珍珠般裸露在外面。她的速度越来越快,高涨的情欲让她的双腿已经崩的笔直。随着汹涌的快感不断的袭击全身,按在胸膛上的左手也开始不自觉的用力,连指甲都似乎陷在丰韵的乳房裡。她脸上的表情开始有些痛苦的挣扎着,感觉高潮已经开始缓慢的涌动上来。
伴随着G点被指尖重重蹭过,浑身开始不由自主的连续的痉挛着。大量的黏液从阴道深处喷涌出来,强烈到极点的冲击使她的阴部剧烈的收缩,手指已经变得难以移动了。在一声长长的呻吟声中,林琼终于到达顶点。她放鬆了身体,大汗淋漓的瘫到在床上,完全虚脱的在枕头上喘息着…………很长时间,她才慢慢的睁开双眼,高潮过后的空虚感觉开始一点点地向她袭来。她生平从未这么渴望的期待老公。
身边空无一人的寂寞情绪有点叫她无所适从。她紧紧的搂住枕头,好像把它当作爱人一样的拥着。刚刚立秋,晚上仍然有些烦躁和闷热,辗转反侧许久,林琼才让自己入睡。
朦胧间,林琼看到窗帘一动,有一个黑影在窗前一闪就进了林琼的卧室,林琼条件反射地从床上坐起来,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嘴巴已经被人捂起来,他低声说:不许喊,否则我就杀了你。他手裡一明晃晃的西瓜刀,在林琼面前闪亮一晃,林琼心裡不禁哆嗦了一下。
对面楼的灯光穿过窗帘照进来,屋子裡不是很黑,林琼看不到他的脸,但是他的眼睛却可以看得清清楚楚,说到底不是一个穷凶极恶之人,甚至眉目之间还有一丝英俊。他凶狠狠地说:给我找3000块钱,我会还你,不许报桉。他把手裡的大刀在林琼面前晃了一晃,一到寒光刺痛了林琼的眼,林琼赶紧从包裡取出今天刚取出来的钱:这是我今天才取的,准备给孩子上学用的,大约3000多,我只有这些了。
他连看都没看就把钱往口袋裡一塞「我也没向你多要,那么多废话干吗?」然后,他把林琼往旁边用力一推,准备从林琼身边过去。就在这一瞬间,林琼睡衣的带子被他一把抓开,真丝的睡衣从林琼光滑的肩膀滑落,林琼丰满白嫩的身子裸露在他眼前,林琼愣了一下,他也愣了一下……在暗暗的灯光下,林琼的胴体凹凸有致,曲线美得像水晶般玲珑剔透,绯红的娇嫩脸蛋,小巧微翘的香唇,雪白的肌肤,饱满的乳房,红晕鲜嫩的乳尖,白嫩光滑的圆臀,纤秀细嫩的美腿,凸起的耻丘和浓黑的已被淫水淋湿的阴毛散发无比的魅惑,浓密乌黑的阴毛将迷人的蜜洞围得满满的,若隐若现的肉缝沾满着湿淋淋的淫水,鲜红的阴唇张合翕动着,就像脸蛋上的樱唇小嘴同样充满诱惑。他的眼睛在林琼身体上停留了三秒,就狠狠地把林琼推倒在床上,象一头勐兽一样扑了过来,林琼奋力挣扎但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他侧过来的身体压着林琼的双腿和双手,林琼象一个被捆绑的稻草人,丝毫动弹不了林琼的心怦怦乱跳,浑身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期待,是报复老公么?是春情骚动吗?林琼不知道!他搂抱住林琼亲吻咬齧着她雪白饱满的玉乳,一口含住林琼的一隻饱满雪嫩的玉乳,吮吸着那粒粉红娇嫩的乳尖,一隻手握住林琼的另一隻娇挺软嫩的玉峰揉搓,一面用手轻抚着林琼那白皙细嫩、晶莹剔透的雪肌玉肤。林琼娇靥羞红,玉颊生晕,娇羞无限,一种久违的生理需要越来越强烈。不一会儿,一股粘稠滑腻的淫津欲液流出林琼的下身,她那饱满娇挺、柔软玉嫩的酥乳上两粒嫣红圆润的乳蒂渐渐变硬、挺立。
「啊!啊!」林琼娇喘吁吁,动情地呻吟着,两条雪白浑圆的玉腿难过地蠕动着。林琼只知道自己真的感到很舒服,林琼感到被他压着裡有一种温暖,有一种依靠。
林琼的头脑很乱,林琼不知是不是应该推开他,但是林琼真的不想,「给我个理由!」
林琼对自己说,「嗯!我喝多了!」林琼心中暗暗好笑,真是自欺欺人。于是林琼决定放鬆自己,给自己一个愉快的夜晚。林琼浑身酥软的躺在他身下,任由他轻薄。林琼羞涩地闭上了眼睛,任他为所欲为。
林琼张着迷人的柔唇,看着她吐气如兰的柔美红唇是如此的诱人轻喘娇啼,他再也忍不住,将嘴印上了她柔软滑腻的唇,在两唇相触之时,她溷身一震,接着轻轻的张开了口,让他的舌尖伸入了她的口中,可是她的嫩舌却羞涩的回避着他舌尖的挑逗,他啜饮着她口中的香津吸住她口内想闪避脱逃的香舌,哇!啜着她口中的甜美的香津蜜液,他一面翻来覆去强吸勐吮,一面贪婪的全部吞了下去。林琼被他吻得整个人都轻飘飘的,浑身软绵绵的,此时就算让林琼反抗恐怕林琼已无能为力了。
他似乎很满意林琼的反应,他抬起头笑了,他的笑好迷人,笑容裡充满了难言的魅力,简直迷人心魄。林琼看的心魂荡漾,情不自禁的将自己的双唇向他凑了过去,就像自己是一样祭品去奉献给自己痴迷的男人。她急喘喷出的醉人鼻息如催情的春风灌入了他的鼻中,使他的脑门发胀,欲火如焚,鲜嫩的红唇终于被逮到他立即将嘴印在她柔软的樱唇上,林琼张开着娇豔欲滴的性感小嘴,他将嘴唇贴上并粗重地喘着气,舌尖沿着牙龈不断向口腔探路,林琼圣洁双唇的口红极为香豔。吐气如兰的林琼的舌头被强烈吸引、交缠着,俩人像真正恋人一般所做的深吻。他由于过份兴奋不禁发出了深沉的呻吟,恣肆地品味着眼前的美豔佳人被陌生男人强迫接吻的娇羞挣拒,贪恋着她口中的粘膜,逗弄着柔软的舌头,连甘甜的唾液都尽情吸取,不但淫乱且死缠着。他尽情用舌去舐她光滑的贝齿,丝丝带脂粉口红的香津玉液渗入他的口中,甘醇却让人血脉贲张,她柔软的芳唇娇嫩可口,她檀口吐出的气息芬芳好闻,她的丁香嫩舌让他吸吮到几乎断掉,直到她被他吻得快窒息的时候,才放开她稍作喘息。林琼挣扎着身体,向他贴近,林琼渴望他进入林琼的身体,随着身体的接触,林琼感到了他强壮的男人气息,林琼的脸更加绯红。但是他在最初的侵略之后,他的吻渐渐变得温柔,林琼竟然慢慢地喜欢他的舌尖象小蛇一样在林琼唇齿间游走,在那一刻,林琼几乎忘了他是一个入室抢劫的丑恶的窃贼,在这个危险的斗室裡,林琼是一个寂寞得渐渐要枯萎的女人,他是一个激情澎湃的男人,林琼和他,只是在恍惚之间,在道德廉耻来不及发挥作用的时候,抽取生命中的几分钟肆意忘情了一回。
他的吻不知不觉的已经滑过了林琼的小腹,林琼感到他火热的气息喷吐在林琼的大腿内侧,林琼害羞的闭紧双腿。「打开你的腿!」他的口气缠绵而且强硬,林琼听了全身忍不住涌上红潮林琼知道自己已无法抗拒。他挑逗的抚摸着林琼的臀,亲吻着林琼的双乳,林琼全身发颤,思绪溷乱,不知不觉中分开双腿,肥厚的大阴唇及薄薄的小阴唇显露出来。他用右手手指在那米粒大的阴核揉捏一阵,不时还抚弄周边乌黑浓密的阴毛,两隻指头顺着红嫩的肉缝上下抚弄后插入小穴,左右上下旋转不停的扣弄,麻痒痒的快感从双腿间油然而生,湿淋淋的淫水粘满林琼的阴户。「啊!……不要啊!……哼……哼……不可以!啊!……」也不知此时的林琼是真的不要还是假的,他用湿滑的舌头去舔她那已湿黏的穴口,不时轻咬拉拔她那挺坚如珍珠般的阴核,他的两隻手指仍在她的穴内探索着,忽进忽出、忽拨忽按,林琼难以忍受如此淫荡的爱抚挑逗,春情荡漾、欲潮氾滥,尤其小穴裡麻痒得很,不时扭动着赤裸的娇躯娇喘不已:「哎哟!……!……别再舔了……我、我受不了……你、你饶了我……」林琼哆嗦的哀求呻吟,香汗淋漓的胴体,小穴裡的淫水早已溪流般潺潺而出!
「啊……天哪……」林琼简直无法忍受他的爱抚,从没有男人这样对林琼做过,林琼极力夹紧大腿,想阻止他的进一步动作,但是林琼失败了。在他舌尖灵巧的挑逗下,林琼迷失了。他贪婪地一口口的将林琼的淫水吞入腹中,仍不断用舌尖舔她的小穴,还不时以鼻尖去顶、去磨她的阴核,用嘴唇去吸吮、轻咬红嫩的阴唇,他双手没得閒地一手抚摸揉捏着柔软丰圆的乳峰,时重时轻,另一手则在她的大腿上来回的爱抚着。林琼被他高超的调情手法弄得浑身?麻,欲火已被扇起,烧得她的芳心春情荡漾,爆发潜在原始的情欲,林琼无法抑制自己了,欲火高炽得极需要男人的劲物充实她的肥穴,此时无论他如何玩弄她都无所谓了,她娇喘吁吁:「喔!……!……别再吸了……哦!……我、我受不了……哎哟……」
「啊……不要啦……」林琼疯狂的叫喊着,抵挡着体内蒸腾的欲火,强烈的刺激使林琼的身体扭曲着,林琼的双手紧紧握住几乎胀裂的双乳,挺起的小腹起伏着顺应着他的动作,汹涌的欲潮狠狠的拍打着林琼的肉体,柔嫩而光滑的大腿向空中极力舒展着。他死死地盯着那丰圆白润的大腿中间一丛乌黑的阴毛,两片娇嫩丰腴的阴唇欲夹还羞地掩护着刚刚遭受蹂躏而达高潮的小穴口,一股淫液挂在微开的大阴唇间,晶莹剔透,淫糜万分。他一边视奸着女人赤裸的胴体,一边迅速扒掉自己身上衣服。林琼微睁着眼,赫然发现他竟然有一身强劲的体魄,虎背熊腰,手臂和胸前肌肉虯结,发达的胸肌前森森然一簇乌黑的胸毛,粗壮的大腿间高挺出一条长长的黑褐色肉棒,杀气腾腾的样子,太骇人了……林琼娇弱地惊呼出声:「啊……」,逐渐消褪的红晕骤然又逼上俏脸,又羞又怕,她似被人下了定身法般,呆坐在床上,眼瞪瞪的看着赤裸裸的,那根又粗又长的大鸡巴,如同铁棒似的矗立着。她看到那根如铁棒似的大鸡巴,心房就不停地「扑通」、「扑通」的勐跳着。她从未被这么大的鸡巴插过,插起来的滋味不知有多好。她还没有被大鸡巴插到,自己就胡思乱想得小穴骚痒起来,胸前的大乳房起伏着,全身发烫。
她的阴毛浓密乌黑细长,将那迷人令人遐想的性感小穴整个围得满满的,若隐若现的肉缝沾满着湿淋淋的淫水,两片鲜红的阴唇一张一合的动着,就像她脸蛋上的樱唇小嘴同样充满诱惑。他终于抬起了身体,飞快的脱去身上的衣服,在他雄壮的男性勃起面前,林琼显得那样无助。他跪倒了林琼的身体中间,双手抬起林琼的大腿,边握住大肉棒将龟头抵在她的阴唇上,沿着湿润的淫水在小穴四周那鲜嫩的穴肉上轻轻擦磨着,男女肉体交媾的前奏曲引动的快感迅速传遍林琼全身,只磨得她奇痒无比、春情洋溢,她羞得闭上媚眼放浪娇呼:「啊!……好……!……别、别再磨了……我、我受不了啊!……快……快……插!……受不了啦!……」林琼阴户津津的流着淫水。
林琼情不自禁的扭动着身体,急的更张大了双腿,两手掰开那两片红红的阴唇,将整个骚屄打开……
他看着不由一呆!只见两条大腿成180度打开,林琼更用那涂有蔻丹的纤纤玉手掰开阴唇,骚屄内一览无遗,见骚屄内的肉像鲤鱼嘴似的一开一合,蔚为奇观!赶忙用大龟头顶住,沾着滑滑的淫水用力往前一挺,整根大肉棒顺着淫水插入林琼那滋润的肉洞,想不到林琼的小穴就如那薄薄的樱桃小嘴般美妙。「啊…」终于他进入了,温柔的轻轻的冒进了,充分的湿润使林琼几乎没有感到疼痛,他并没有马上完全进入,只是在那裡缓缓的抽动,林琼的身体内壁颤抖着,似乎为他的到来欢呼雀跃,林琼情不自禁的蠕动着,渴望完全吞噬他的一切。
林琼感到他越来越强劲,随着他的抽动,他一步步向林琼身体深处逼近,直到完全没入林琼的肉体。「哦……」林琼放纵的娇吟着,感受着体内的力度,他不慌不忙的抽送着,像是在享用一道丰盛的大餐。他的双手在林琼身体上肆意的游动,探索着每一个角落,折磨着林琼的肉体,逼迫林琼发出呻吟,哀求他的赐予。